立本之言



 “信用修复在中国刚刚起步,要倡导合法经营,在经营中总结个人信用修复的规律,为中国征信建设献言献策。”
——立本信用 2019年3月15日
 
“实施失信惩戒的目标并不是要把失信人永久地钉在耻辱柱上,在美国的征信法律制度中,专门设计了信用修复机制,从而让失信主体有纠正错误、改过自新的机会。因此,需要信用修复为代表的服务机制和机构帮助用户提升信用水平,改善乃至消除非恶意违约造成的不良信用记录。做到惩戒与救赎并存。”
——立本信用2019年3月18日
 
“对于已具有一定规模的失信群体,如果长时间不能给予其有效的修复信用的机会,既有违公平正义,也可能造成严重的社会问题。我国要更加注重信用激励和信用修复,从而促进惩戒、教育、修复之间的平衡,积极引导全社会真正树立知信、守信、用信的观念。”
——立本信用 2019年3月20日
 
“失信惩戒,只是一种手段,其根本目的还是为了修复信用。信用修复,这实际上是惩戒失信、奖励守信的内在要求。有进有退,才能帮助更多人明晰守信与失信的边界,失信惩戒也才能体现价值。所以,规范信用修复,为信用改善者提供“退路”,既是完善失信“黑名单”制度的应有之义,也是确保失信惩戒法治化的必然要求。”
——立本信用 2019年3月26日
 
“《征信管理条例》规定,征信机构对个人不良信息的保存期限,自不良行为或者事件终止之日起为5年;超过5年的,应当予以删除。对于个人成长来讲,5年是一个非常长的时间,很多人因此不能贷款、不能买房买车等改善生活,而全因为当年贫穷或意外引起的几笔信用卡逾期或网贷预期。这样的惩戒是严重的,也是危险的,应对鼓励失信主体修复征信,鼓励第三方专业信用修复机构协助失信主体修复征信,从而促进惩戒、教育、修复之间的平衡。”
——立本信用  2019年4月10日